月瑾

智障阿咲
是个傻逼
会的不多
比如爱你

【骸云/初代雾云】回首(6.9嗨嗨生贺)

生贺末班车

盲狙高考作文系列,6918山东卷,私心加了初代雾云,然后发现初代的戏份反而更多了些orz

我不管我不管这个谣传的山东卷作文题目“回头却不是从前”比真正的那个深夜书店好写一万倍我就当它是题目!!【钻头柴犬.gif

嗨嗨生日快乐!现在差不多入坑骸云有六年半了,四舍五入就是七年了呢w虽然是个文渣还是条咸鱼,但到底也是见证了6918曾经占据各种cp投票榜热度榜前十甚至前五再到现在逐渐变冷呢…

算起来的话大概可以当做漫画后续的某个平行世界发生的故事?


《回首》

与云雀恭弥相识已经多久了呢。

六道骸也不知道为何自己突然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其实一定要说原因的话他倒也能想明白——雾之指环最近在躁动,估计是因为他最近刚得到了一枚地狱指环,套在了与雾之指环相邻的手指上。

那个老不死的家伙的意识还在吗。真是了不起的存在呢,不论是那个老家伙还是这枚指环。

不过更准确的说,躁动的不是那个老头子的意识,而应是——记忆。

记忆。

而且是关于——初代云之守护者阿劳迪的记忆。

一位无法忍受周遭的腐烂气息的贵族,一名拒绝承认官场腐败的情报人员,这初识的两人,有着一样的观念,却看不惯的对方的处世态度,每次见面免不了的斗殴,虽说几乎都是斯佩多先去挑衅阿劳迪然后被殴打——老头子,不是每个法师都会玩近战的好吗。

看看社会你骸哥,人狠笑得多,明明靠幻术就足够应付却还是亲自上手和云雀恭弥打架——当然在后来这演变成了纯粹的“近战”,至于原因究竟是云雀恭弥可以轻易地看破一些幻术还是六道骸体内的战斗的热血被燃起来了呢,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了。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同他们很像,明知对方跟自己很像却还是执意扑上去撕咬。

又是一段记忆入侵,六道骸索性放开了原本的精神戒备——他已清楚这纯粹只是那个老头子的记忆而非意识,倒不如看看有什么有趣的事情。

接下来的故事如走马灯飞快——在只具雏形的总部里你追我赶,意外受伤的老头子和毫不意外的“对这样的你没有兴趣,等伤好了再说”以及不知何时放在房间里的药物,在海畔牵起的手,还有闪过的某个香艳的场景。

还有一句看不清场景的“跟我走吧。”

这让他不禁想起自己和云雀恭弥。

不断遭殃的并盛中学的天台和黑曜乐园的休息室,一次次因彭格列的敌人而并肩作战——尽管自己一直想要消灭彭格列,但却不容许它被外人毁坏。

更重要的是,彭格列以及那枚指环,是在那时自己与云雀恭弥的唯一联系吧。

其实他已经快记不清自己向云雀恭弥告白那日具体都发生了些什么了——只记得那天躺在并盛天台上看到的落日很美,那个吻还带着淋漓的汗水的咸味。

当然要说那香艳的场景——他望向深处的和室以及正在小憩的恋人,天知道自己有多喜欢看他披着浴衣,露出雪白的脖颈和——云雀恭弥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目光般,微微动了一下。

『真是敏锐得很呢,恭弥。』

在心底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脑内传来的下一个场景却是这么不合氛围——

——叛变的D·斯佩多,正在与初代其余守护者对峙。

他看到阿劳迪本就是冰蓝色的眼眸凉得没有一丝波动。

他看到阿劳迪眸中映出斯佩多那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他看到阿劳迪似乎张了张口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似乎在说“叛徒”,又似乎在说“抱歉”。

他甚至没有感受到云雀恭弥已经起身并在他身后坐下。

“你不是骸吧。”永远都是用陈述的语气吐出疑问的字句。

“恭弥,你清楚的,除了那个早就坏掉了的老头子外没人控制得了我的——”

不,被控制了吧。

沉浸在了那个老头子的回忆中了呢。

“我认识的六道骸,不是这个沉浸在过去中的草食动物。”难得用了这个词,恐怕已经有点生气了吧,“别以为只有你的指环在躁动。”

“还有,再沉浸在这种过去的东西里,我就把你重新扔回那个水牢里泡着好了。”

==Fin==

写着写着就发现超出初衷了,大概想表达什么我也一时说不清了呢…

如果有人愿意看下去真是感激不尽呐w

评论(7)
热度(21)

© 月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