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瑾

智障阿咲
是个傻逼
会的不多
比如爱你

【瞎杰宝写段子】命运-刀剑师(1)

*看题目应该很明了,fgo+刀剑乱舞+阴阳师的段子,长短不一,充满了各种无节操恶搞与玩梗(无恶意)
*最初只是脑补了两对酒茨遇到源氏兄弟的场景来着,后来发展成了一系列脑洞所以决定记下来,ooc都是我的锅
*应该没有明显的cp向,如果某个段子有会标明,注意避雷
*阴阳师-晴明 master-藤丸立香(♀) 审神者-无命名
*更新不定期,有脑洞了就写写
*即使这样你也愿意看下去吗?
*说了这么多废话还真是对不起了
*那么开始吧


“今天天气真好啊…说不定会有什么好事发生呢”审神者捧起一杯茶——毫无疑问这出自今天担任近侍的莺丸之手。
回应其的却是几声巨响——和随后出现的几个人。
“啊…抽卡拿错符咒了…这好像是…移动符咒?”
“玛修…?医生又搞错灵子转移地点了吧…不是说要再去冬木看看来着吗?玛修?”
“似乎是呢前辈,医生又搞错了,这次回去要用盾背敲一下他的脑袋了吧。”

在搞明白来人并无恶意后,审神者笑盈盈地拿出了自现世带来的珍宝——游戏机,自是让那银发阴阳师和橙发少女眼睛发光,身着紧身衣的少女在劝说无果后,也不觉加入了游戏的战局。
不过发生在这一整个本丸内的事,可要比游戏有趣多了。


在不同的世界遇到自己的死敌你会怎么做?
名唤“酒吞童子”的二鬼拿起随身携带的酒器席地而坐开始酣饮,其中那娇俏少女还叫住了那周身已散出火光的另一位少女:“咱不会管你做什么恶作剧,只是这在别人的地界,不能给老爷惹麻烦。”那少女听罢也似是失了兴致,凑过去拿了碗酒:“酒吞明明知道的,吾无聊得很…”
当然,喝酒自然也少不了不知何处出现的次郎、不动行光和日本号。
不过相比这边的场面,这出故事的剩余几个主人翁则不那么悠闲了——
“哥哥!这些家伙有好重的妖气…而且感觉很熟悉!”
“是啊…不过不要随便打架喔打架丸?”
“吾乃茨木童子,见识一下吾之豪拳吧!”
“茨木童子…是你啊,被兄长大人砍去手臂的恶鬼…!”
“呵,我当是谁,原来是被我砍过的鬼啊…对了,酒丸,我是谁来着?”
再一次被兄长记错名字的膝丸一脸无奈地拍了拍自己的膝盖:“髭切兄长您又记错我的名字了…”
“啊不好意思啊关节丸。”
今天的膝丸,依旧在为兄长的记性苦恼呢。


卫宫似乎是凭借本能般地走进了厨房。
正在做饭的毫无疑问是烛台切。
不出几分钟,两人便建立了深厚的厨房友谊——打算菜谱互补做出完美的盛宴。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不知小白可否帮两位大人的忙呢?”
两人一通好找,终于在脚边看到了——一只红白相间的动物,似乎是只狗还是什么的:“阴阳寮的大家每天一直在吃的寿司可都是小白做的哦,不要小看小白!”
让动物来做饭而且天天都吃一样的东西…那个世界的人未免太惨了点——两人的脑中同时出现这样一句话,不过配上的画面有所不同——
烛台切脑内的画面里,鸣狐的狐狸与五虎退的小虎在试图做饭。
卫宫脑内的画面里,做饭的是一群库丘林。

-TBC-
感谢你看到这里!
先写这些,不修仙啦以后有空继续!
欢迎捉虫么么哒!

评论(2)
热度(8)

© 月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