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瑾

智障阿咲
是个傻逼
会的不多
比如爱你

【维勇】你却写着你男友的同人文(脑抽短篇,一发完)

*辣鸡二年级文笔,标题瞎起的,欧欧西都是我的锅

 

*偶尔跟人扯起了“散老师的友人里,优皇高举乐散大旗,83高举优散大旗,罗兹高举段散大旗,小卢高举陆散大旗”这个梗←_←然后就设想了一下小天使其实是个坚定“我喜欢bl但我不是gay”宗旨的腐男子,写的数篇小哥哥维&小仙女维的老维水仙cp文被无数妹子视为珍宝,嗯,水仙,因为他认为没有人配得上自己心爱的男神(。)【喂这跟你的灵感来源关系大吗喂

 

*能接受的话就往下拉看看吧

 

《你却写着你男友的同人文》

 

☆☆☆☆☆☆☆☆☆☆☆☆☆☆☆☆☆☆☆☆☆☆

 

胜生勇利,一个随处可见的花滑选手,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其实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某社区的知名写手百合,跟自己的名字发音相同(注①)。而且看起来就像个女性的名字而且还是个姬姥——其实勇利原本并不打算掩饰自己腐男子的身份,然而当他每次跟在网络上认识的人说起“自己是个腐男子”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会表示“哈哈哈哈哈你不要装了哪有不是gay的腐男子,你还是承认自己是妹子吧——或者你真是gay?”

 

……为什么不肯相信腐男子真的存在啊你们。

 

决定破罐子破摔的勇利干脆改了资料上的性别和昵称,专心走起了在网络上装妹子的路。

 

其实他最初在社区里并不算出名,甚至可以说,不过是个小透明,也手痒写过一些东西但是因为都是冷圈冷cp自然没多少热度,不过毕竟逛社区也不过是他的消遣之一,他也并没有在意。

 

直到某一天——某位在社区里很出名的写手发布了一篇cp为“维克托x我”的文,并表示“偶尔看了一次花滑比赛被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迷得神魂颠倒,最近只会产出这个cp了”,在这个论坛掀起了一股“维克托热”,什么维克托x你啊,维克托x克里斯啊,维克托x尤里啊,维克托x波波维奇啊,甚至还有维克托x雅科夫这种可怕的cp——勇利在看到首页繁多的cp后差点掀了键盘——“维克托他可是神明一样的存在啊!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配不上他!”

 

都配不上他,那么……?勇利幻想了一下维克托与马卡钦相依为命的场景,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仔细地在脑内搜索了一遍,最后定格在那个自童年便刻在记忆深处的身影,那个宛若飘下层层云朵来到人间,让他迷恋至今的,他的神——15岁的,那个有着银色长发蓝色眼睛,戴着花环冲镜头微笑的维克托。

 

没错!没有谁能配得上维克托!一定要说的话那就只有他自己了吧!

 

这么想着的勇利,摆正了面前的键盘,开始码字。

 

他所描述出的两个维克托,都是足够强大而又足够美丽的存在,一个有着少年的锋芒,一个则有成年人的沉淀感,同时两人都散发着一种圣洁的气息,就像神明般吸引着他的信徒却又不为任何人所动,却为彼此相近的气息与美而动了心思……

 

由于维克托相关的cp正在势头上,而勇利选择的cp以及他对花滑的了解度和字里行间吐露出的对维克托的饱含深深爱意的虔诚的崇拜,使得他的第一篇维克托水仙cp文的热度一路狂飙,而他也拥有了一群天天敲碗等更新的迷妹,并且由于他对维克托的爱意,整个社区的人都会略带调侃地称他作“头号维粉百合太太”。

 

——坐在电脑前的胜生勇利面色沉重,盯着自己自两年前开始写的东西,认真地思考自己是应该把电脑连同各种维克托的海报一并收到柜子里,还是直接砸掉电脑比较方便。

 

没错,他刚刚在自家温泉里见到了那个赤果着身体向自己说出“以后我就是你的教练了”的,被他视为神明的男人——维克托·尼基弗洛夫。

 

怎么办我怀疑我遇到了假维克托!

 

在拒绝了对方“一起睡觉吧”的请求后,胜生勇利陷入了一种类似于“宅男发现女神大号时居然不是排出粉红色兔子”的绝望。而在之后的日子里,这种绝望也进一步加深——尽管无论维克托会因为大吃特吃猪排饭而发胖或者是脱发——当然他不太想提这事但是毕竟现在这个问题已经有危机感了——他都会一如既往地爱戴他,但是谁能接受维克托·尼基弗洛夫ooc成这个傻白甜的样子?

 

想想自己还嫌弃过妹子们笔下的维克托个个都是霸道总裁只对一人倾心,现在想想自己笔下的那个维克托才是ooc到扭曲好吗。

 

不过终究是生活在一个幻想力很高的国家,勇利很快找到了一个借口让自己接受这个“ooc到没边的维克托”——“神明大人怎么会亲自来到人间呢,他一定是借这个化身来考验我到底对他的崇拜能不能让他满意吧”。

 

所以说轻小说和游戏还有动漫害人啊少年。

 

愉快地接受了自己捏造出的这个设定后,正式的、与维克托共同进行的训练生活也开始了,直到——

 

直到那个说着“被自己的eros迷住了”的维克托,在某一日对自己告白了。

 

天知道勇利有多希望那天突降台风把一切声音卷走,最好一并卷走自己。他飞也似地逃离,伴着一句“对不起请给我一些时间——”

 

尽管自己已经对维克托时不时的亲昵的身体接触不再有起初的恐惧感,但那人终究还是自己最敬爱的神啊,谁都不可能配得上他!

 

满心纠结的勇利当晚便窝在被子里码了一篇文,故事的主角是一位虔诚的信徒和他所信仰的神明,神明天天听着他的祈祷而对这人产生了兴趣,化为人来到他的信徒身边,信徒看到了他的神的不完美的一面,却依旧不失对神明的虔诚敬爱之情,反倒是神明,经常对着信徒开一些带着暧昧气息的玩笑——大概是在观察人间时不经意学会的吧,在故事的尾声处,神明似乎是一时兴起,学着某些人类的样子向信徒告了白,整个故事在对信徒的复杂心情的描写处戛然而止,看起来是未完结的样子。

 

本以为大半夜发文不会有多少人看,结果勇利还是估计错了这两年内他积累的人气,不过十几分钟便有数条评论,大多是“嘤嘤嘤感觉好虐”“他不是你最爱的神吗为什么不接受啊qwq”“敲碗等后续啊求HE”等,直到一条评论进入他的视线——

 

“为什么一定要执着于对方神的身份呢,世上明明有那么多的神明,其中的一位甘愿走下来成为只属于自己的神,为什么不接受呢?”

 

……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

 

是啊,自己已经是那个“把维克托拉下神坛”的罪孽深重之人了,那么——干脆做得过分些吧,霸占他,让他成为自己一人的神吧。

 

没错!我是这个世上最爱维克托的人,也会是最为深知他的爱的人!

 

之后的事情竟然如同一些曾经被勇利嫌弃过的同人文里的发展般,拥抱,亲吻,在众人面前的示爱举动,以及——在一处教堂交换戒指。

 

尽管维克托大方地说出“这是订婚戒指喔”这种话,勇利却依旧坚持“护身符”一说,一是由于日本人一向的含蓄,更是有他的私心所在——

 

他在为维克托戴上戒指时,内心伴着众人吟唱的圣歌许下了一个愿。

 

“世上的其他所有神明啊,请满足我这个贪婪的愿望,让这枚‘护身符’标志着他从此成为了属于我一人的神吧。”

 

神明在听到这句祈祷时,也同时听见了另一句、与这句祈祷来自相同的距离的祈祷——

 

“神啊,尽管我一直以来都对您的存在不置可否,但仅这一次,请您满足我的愿望,让我心爱的勇利一直伴我身边,不会离开。”

 

☆Fin☆

 

小小的后续:

 

GPF决赛结束一阵子过后,百合太太在社区里发布了两篇更新,一篇是信徒与神明的故事的后续,信徒请求神明成为他一人的神,而神明也微笑同意;另一篇呢,只有几个字,“不会再写什么了,再见,谢谢”。

 

勇利略带苦笑地翻看了一遍评论,正要关闭网页,一个眼熟的ID成功地引起了他的注意——正是那个向他诉说自己对信徒与神明的关系的看法的那人,而这条评论在一片的哭嚎中也算有些显眼:

 

“百合太太是不是觉得维克托和胜生勇利他们俩简直不给同人活路啊hhh欢迎爬墙来产粮XD”

 

今天的胜生勇利也在思考要不要干脆销毁账号算了。

 

  • 真·Fin☆

 

①:百合作为花一意的日语是ユリ,GL一意时是ゆり,发音都是yuri


随便扯两句:

写完自己再看一遍感觉简直渣到没眼看,不过既然已经写了还是发出来吧,抱歉可能会辣眼睛,欢迎大力吐槽_(:з」∠)_

顺便讲到神的那些地方多多少少感觉有点受杀天的影响,真的好喜欢Zack和Ray这一对啊XD


评论(27)
热度(219)

© 月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