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瑾

智障阿咲
是个傻逼
会的不多
比如爱你

【优散】千本优瓦夏 (纯粹一个脑洞罢了)

*辣鸡二年级文笔


*入坑优散挺久了但是第一次自己下手写,原因是听歌时偶尔随机到了好久都没有听过的《千本樱》,也是没想到自己一听到前奏时依旧是满脑子的“优瓦夏是一个大傻瓜啊啊 优瓦夏是一个大混蛋啊啊 混蛋优瓦夏啊 变态优瓦夏啊 傻蛋优瓦夏啊 啊哈哈哈……”嗯,只能说散老师的歌太棒_(:з」∠)_

 

*这个故事的灵感除了千本樱这首歌以外,还有散老师最新的那个iw视频iwbt test player以及之前的draw my guy等的影响,自己脑补的一个梗就是“散老师会在各种可以联想到优瓦夏的场合想到那个坏蛋混蛋大傻蛋”。 

 

*建立在现实事件上有一定改动的YY,与真人无关!请勿上升到真人!!更不要打扰到真人!!!划重点!!!!



☆☆☆☆☆☆☆☆☆☆☆☆☆☆☆☆☆☆☆☆☆☆




BML第二天的活动结束后,游戏区众人在晚饭后决定去就近的KTV唱歌,原因倒也简单——“大家Just Dance都没玩够吧,咱们今晚边唱边跳,泪滴陆来嗓子gentleman,闻香再跳个玩泥巴,多带劲!”


众所周知,散人喝多了可是会开万人演唱会的,也正因如此,刚刚的餐桌上他被灌了不少酒。


而此刻的他呢,正以一个完美的“天津瘫”躺在沙发上,捧着手机,不知在做什么。


想着难得来次上海而且也是赶上了周末,散人一从会场出来就给某个“上海小霸王”发了消息,意思就是好久不见而且周末应该没什么事要忙,不如出来聚一下。


获得的答复可以说是不出意料的“档期不合”,这还不单是给自己说的,有小粉丝斗胆在他的评论区问起“散老师好不容易去次上海,优大不面基吗”时,也是被一句“档期不合”怼了回去,看着小粉丝回复的“呜哇优大我哭给你看哦”和自己纠结了好久给他回的一个“难过”的小表情,一句“混蛋”便又从嘴边蹦出来。


点歌单很快就满了好几页,音乐声伴着众人的“鬼哭狼嚎”开始响在耳畔,直到某一熟悉得很的旋律响起——


“谁选的千本樱啊哈哈哈我去找找千本幼女的歌词哈哈哈。”究竟在场的都是一群绅士。


一直沉默着的散人突然抄起了面前小桌上的话筒——也不知那几个人犯什么毛病,非要围着一个话筒争先恐后地喷口水却懒得来拿自己面前的这支——唱了起来:


“优瓦夏是一个大傻瓜啊啊优瓦夏是一个大混蛋啊啊混蛋优瓦夏啊变态优瓦夏啊傻蛋优瓦夏啊……”反正在场的这些人似乎除了夫人以外再没人认识优瓦夏,就当酒后放纵自己好了,这么想着,散人又想起了自己几年前醉酒后唱给那个“大混蛋”的《梦醒时分》,自己明明唱得挺好听的,结果他却说什么“我只认识玩游戏的散人,不认识唱歌的散人”,果然怼人才是优瓦夏最爱的吧,I wanna什么的都要靠边站。


“唱歌的散人”就是不一样,唱得一句比一句高,还没唱到一半便硬是唱出了散娘的声线。而那个一激动就爱拍腿的习惯即便在数次打到蛋后也不肯改,不过这次就是自己引以为傲的“大粪叉子”一下子糊到了正好放在腿上的还闪亮着的的手机屏上罢了,当然,唱到动情处的散人自然没有在意它,甚至都懒得去关闭它。


不过如果可以后悔的话,自己绝对会低头看看自己糊到了什么然后果断熄屏甚至关机的——


——几分钟后的散人那么想。


这么想着他看了眼正坐在他旁边的优瓦夏,以及手机上显示的刚结束不久的语音通话——显然,他刚刚糊到的恰巧是语音通话,而正好在线而又乐于怼人的优瓦夏接起了它,正好把后半首的《千本优瓦夏》听了个够。


“散老师果然做人奏是浪啊~”感受到了自己的视线,立刻便是一句话堵上来。


“诶不是,优瓦夏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不是什么说档期不合吗,就知道怼自己,“你个傻蛋!”


“嗯,傻蛋的傻蛋。”

 

☆Fin☆


……你问我其他人怎么对突然进来一个人还坐在散老师身边毫无反应?大概因为他们都被彼此的声波武器互相伤害到视觉残障了吧【。


 最后再强调一遍!圈地自萌!不要上升真人!!更不要打扰真人!!!


评论(4)
热度(37)

© 月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