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瑾

智障阿咲
是个傻逼
会的不多
比如爱你

【骸云6918】I Knew You Were Trouble

I guess you didn't care,and I guess I liked that.让我猜猜看,你一定毫不在乎,再让我思索一下,你的毫不在乎是我喜欢上你的理由。
——————————————————
云雀恭弥推开一家酒吧的门。
然后他的眉毛就皱得跟死了二舅一样。
城市里比这里堕落的地方有的是,例如,政【哔】,医【哔】,学【哔】。可是只有在这里,人们才胆敢毫无掩饰地展现自己的堕落,并怂恿他人更加堕落。各色灯光给所有人脸上涂上了情欲的色彩,雪白的胸脯以及裤裆下几欲出鞘的短剑占据了太多视野,酒精味道巧妙地掩盖了屁或是汗脚等味道,却添加了某些东西的腥臊味道。
云雀恭弥径直走向吧台,还未到达便有一个声音响起:“kufufufu,要点什么……”与环境不符的清醒却又带着欲望。
“我不喝酒。”淡漠的回答。
“那为什么要来这里呢……可爱的小鸟。”那个调酒师探过头来,顶着云雀恭弥最厌恶的不符风纪的发型。
“这不是你管的范围。”
推过去一杯柠檬水,六道骸如同那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从驴蛋蛋之类的神兽身上提取制成的狗皮膏药般趴在云雀恭弥面前的吧台上不再离去。
将脸涂成厚厚白色城墙的女子伏在一个穿着看上去就价格不菲的皮衣的刀疤脸男子身上,一只手撩起本就是齐B的短裙露出饥渴的地方,另一只手探入男子的口袋掏出小巧的药丸放入突兀的血红双唇中。
云雀恭弥定定地看着那淫乱的两人,同时观察周围的其他人,手指探向口袋中的枪,计算着顺利抓捕毒枭并全身而退的概率。
“可爱的小鸟,我劝你不要这么观察这里的人哦……”六道骸把玩着手中的酒瓶,“那个人可以说是这条酒吧街的老大,你知道的,这条街又叫做『毒品一条街』或者是『艾滋一条街』。只要是来这里的新面孔,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是主动磕药,要么就是被他强迫磕药。除非你能拿得出足够硬并且能牵制他的后台……而你,已经被盯上了哦。”
随后六道骸换上了一副荡漾的微笑,继续开口:“他们已经有人过来了呢……需不需要我给你解围呢……警、官。”
该死,早知道应该装上两把匕首的。云雀恭弥暗自咬牙,因为任务的要求是生擒,而且只要自己控制住了毒【哔】枭就可以联络泽田他们,自己只带了一把微型手枪以及手铐,而且刚刚还看到角落里藏匿着几名端着枪压抑着勃起的欲望的杀手。
“算了,我欠你一个人情,名字。”记下名字方便还那该死的人情。
“一夜情的对象还需要问名字……或者说,你把我当恋人看咯?……六道骸。”
“扰乱风纪欠咬杀的名字……云雀恭弥。”
话音味落定,一双微凉的手伸过来,抬起了云雀恭弥的脸颊,然后,湿润的唇覆上来。
本能地要推开,却发现身边有几个可疑身影靠近。『这就是所谓解围方式么……暂时饶你一命,任务完了好好算账。』这么想着,云雀恭弥立刻将本打算狠狠捣入六道骸胸口的拳头舒展开,改为搭上对方的肩。顺从地张开口方便对方的舌的入侵——虽然现在云雀恭弥真的很像给六道骸嘴里灌一瓶开胃的84消毒液再加上一瓶清凉的厕洁净——唇舌纠缠间有清亮的东西流淌下来。
虽说隔着吧台的间距,但这两人的亲吻更像是那种身体已经完全蹂合重叠的状态。
云雀恭弥感到身边可疑的人已经退下,手指在六道骸的肩头捏起一点点肉,用指甲掐着狠狠地左右旋转地扭了180度。发出轻微的“嘶”声,六道骸终于肯离开自己的口腔。
“我还想是谁呢,原来是六道的情人啊,没想到你小子原来好这口,难怪阿美把裙子撩起来等着你艹了你都脸不红心不跳的。”
“既然是自己人,那么见面礼就不用送了。阿亮,退下吧。”皮衣刀疤脸男子开口。
哼,如此拙劣的理由,看来大多数人都是被逼的吧。
“长得还真他妈不错呢,借我两天吧,嗯?”
“kufufufu,抱歉,我的小麻雀很认主的哦。”
擅自给他人起奇怪的名字,罪加一等。
“那么……我们来玩个游戏怎么样?”六道骸继续开口,“大家把武器都放在桌子上,然后我们像小孩子一样玩打仗游戏吧。反正都是自己人,而且……”摇摇手中遥控器,“门已经锁好了,只有在里面才能打开。”
“好啊好啊。”那个名叫阿美的女子似乎是玩心大起,拍手叫好。
见她赞同,所有人都开始掏出枪、匕首并放在吧台上。
六道骸走到云雀恭弥身边,从他口袋中掏出那把微型手枪,丢到吧台上,压低嗓音:“我有办法。”
只是这一个动作与这句话,云雀恭弥一下有了主意——以自己的近身格斗能力,抓住那家伙不是问题,只是——没有了武器,拿什么威胁镇【哔】压暴走的其他人?
“我都说了我有办法。”六道骸似乎是读懂了云雀恭弥的想法,脸上的笑简直堪比那个以代言牙膏(划掉)电话(划掉)小王飞刀(正解?)著称的白痴王子贝XX戈尔。
『卧槽你他妈的是那个拿着带血的毛巾给三毛他们炫耀你艹了你那个9岁的新娘的撒哈拉怪蜀黍吗……』没错云雀恭弥又一次在内心狠狠地爆粗了。
不过其实六道骸内心的确就是已经意淫到了将可爱小鸟艹到哭出来了。


游戏开始。


“恭弥,一会绕到那家伙后面去,打晕然后上手铐应该没问题吧。至于威胁镇压嘛,一会儿就会提供给你工具了~”
无视那个不知哪儿来的波浪语气助词,云雀恭弥绕到毒枭身后,利落的一个膝踢让对方跪倒在地,紧跟一个手刀劈晕对方,接着掏出口袋里明晃晃的手铐锁上,整套动作流畅连贯一气呵成而且水花压的很好(等等!)。
哦,还要按下挂在腰间的通讯器。
“给。”站在身旁的六道骸迅速递上一把匕首。
『这家伙不是刚刚已经把枪扔了而且那个无聊的手下还检查了一遍么……而且这儿离吧台还蛮远的……他该不会把匕首藏到了裤裆里冒充【哔】吧,居然发现不了我是该说那个手下脑残呢还是六道骸你时运不济,【哔】途多舛呢……』没错云雀恭弥又一次突破了自我,一改面瘫冷艳的形象,内心狠狠地慰问了六道骸的小兄弟。
感到火辣辣的目光射向了自己的某个蠢蠢欲动的部位,六道骸顿时春心荡漾,啊不,还是说心潮澎湃比较合适,毕竟人家不是少女。
“kufufu……看表情就知道你在想什么……就这么喜欢我的么?”看到对方有将架在毒枭脖子上的匕首移到自己胯下的趋势,立刻改口,“因为我可是个业余魔术师哦。”
“F**k,居然是条子,快!拿枪去 !”被这二人无视了不知多久的一帮手下们终于重启了部下模式。
“艹……怎么……回事……”
“该死的……气体麻醉剂……”
部下模式重启失败,开启飞行(划掉)睡眠模式。
“哦呀哦呀,刚刚就把空气清新剂换成麻醉剂了,居然能挺到现在,还不错的体质嘛。”
“恭弥不用担心,刚刚接吻的时候有把药分给你哦~”
门被撞开,泽田纲吉带领的人顺利抓捕了在场的所有犯罪嫌疑人。
“对了,看你那反应,那应该是你的初吻吧……云、雀、警、官。”就在泽田一行人以及云雀恭弥准备离开酒吧时,六道骸再一次英勇(划掉)作死地开口。
“那不重要,反正我不在乎。”云雀恭弥式的回答。
不在乎是吗……怎么办,正是这样的你才值得我迷恋啊。
自己似乎……陷进去了呢。
我可爱的小鸟。
当你踏进这家酒吧的第一步起,我就知道你会是我无法逃避的陷阱,越陷越深的劫难啊。I knew you were trouble when you walked in.


——————————————————Oh oh trouble,trouble,trouble.劫难,陷阱,无法躲避。
——————————————————
前后耗时四个多月的特大贩毒案告一段落,泽田纲吉批给云雀恭弥很长一段假期。
其实对他来说这个假期实在是没什么存在的必要,反正他讨厌群聚,自然不会去逛个热门景点什么的,这样也就成功躲过了可能会有的什么航班失事列车脱轨汽车追尾等事故带来的伤亡,可喜可贺。
不过就算是步行,也是有可能出意外的,比如现在。
“kufufufu,恭弥一定是想我了吧,特意出门来找我~”
『明明是你他妈的突然从路边的草丛里蹦出来的吧,我就是准备出门右拐直走再左拐去买寿司怎么就让你那残的不能再残的凤梨脑子补到去看你了……所以说热带水果和温带人类的代沟是跨越次元的么……还有你他妈的不会是已经探清楚我家地址了……一定是这几天补眠的缘故警觉性都下降了,而且曰本警方的反侦查能力果然还有待提高,还有这个街区的巡警就不管么……一定是欠咬杀了……哦,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个凤梨拉低了这一条街的智商。』分析到最后云雀恭弥成功无视了自己也是住在这条街上的。
“算了,正好上次欠你个人情,请你吃顿饭,我们就算两清了。还有,不许叫我名字。”
“哦呀哦呀,其实上次小麻雀的初吻就可以当做还清的,毕竟那么美味……当然如果你要请我吃饭我当然不会拒绝。”
“是吗,那就不用了。”转身就走。
『要不要让这个街区的巡警以扰乱治安以及拉低智商的罪名把这家伙弄走……算了,还要浪费国家的粮食与地皮,而且留着的话还能每天咬杀一下消遣消遣……』
此后的每一天里,六道骸都会主动出现在云雀恭弥家门口,然后就是一场精彩的咬杀大戏。很让云雀恭弥惊喜的是,六道骸的近身格斗能力相当好,两人的对战总是十分尽兴的。
而且云雀恭弥能感觉到自己对六道骸已经没有最初的厌恶感了。
至于你问这个街区的巡警为什么不干涉?还用说吗,第一,他的智商被拉低了;第二,他不想吃咬杀大餐。
这也以至于后来云雀恭弥会因为六道骸没有出现在门口而怒气冲冲地去砸了那家酒吧——反正闹过那事之后酒吧进行了重新装修,自己那么做不过是帮助那家老板改善一下他的审美。


当然那老板感激涕零得跪下唱征服(划掉)求放过。


假期结束。
一踏入警视厅的大门,云雀恭弥全身的所有细胞就开始高喊“卧槽这里的平均智商怎么变得这么低”
然后出现在他面前的一张推销凤梨酥的导购笑脸告诉了他答案。
“你怎么在这儿。”
“云雀,这是前一阵子刚刚调到这边的六道骸,我们直接就安排他去卧底了所以你不认识,哦不过上次任务时也就认识了嘛。”泽田纲吉摆出一张标准的让人不忍心下手的好人脸介绍。
 但是不忍心下手怎么可能是云雀恭弥的风格。
当然他下手的对象是六道骸。
“哦呀哦呀,这么饥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么。”
“你到底有多少身份。”
“主业警察,副业调酒师,业余魔术师,还有……你的追求者。”
『居然妄想攻略我们警视厅的高岭之花,六道骸你自求多福吧……』泽田纲吉在两人对话还未诡异前出去,顺便带上门。
当然警视厅总长也不是白当的,临走前在门把上装个针孔真的真的只是顺手的职业病。
真的,你看他那纯良无害的兔子般的眼神。
当然,是那只名叫爱丽丝的阿嵬茨的黑兔子。
“我说的是真的哦,恭弥。”
“我不答应。”
“果然啊……”
“也不拒绝。”一瞬间,六道骸以为自己花了眼,因为他看到了对方嘴角的弧度。
『想要我说出答应的话,等下辈子吧。这辈子就好好陪我打一辈子吧。』
『当然,你要承认我比你强。』
『否则就是让我打一辈子。』


————————Fin————————

评论
热度(9)

© 月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