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瑾

智障阿咲
是个傻逼
会的不多
比如爱你

【骸云6918】凤凰劫

你死了,在尽情杀戮时,死在敌方从你背后发出的子弹下。

 

这对你似乎是个可笑的结局,但想想死在你手下的那些人的死法,似乎又不算什么。

 

其实死亡对你来说真的是无所谓的,只不过是再换个壳子进入下一个轮回罢了。

 

站在奈何桥下的河水中,几世的记忆涌入你的脑海,如“眼”刚刚植入时般的痛苦令你的思绪十分混乱。

 

你抱着头,痛苦地吐出两个音节,声音小到你自己都听得不真切。

 

你就那么站了很久,不知疲倦似的。

 

你实在是倦了,不愿那么快地投入下个轮回。

 

更何况那清凉的河水实在是让你不想回到丑恶的人间。

 

你站在那里,看着来往的人群,看着他们中有的死活不肯喝下那碗蓝莹莹的汤,说着什么“绝不忘记”。

 

你笑了,人类明明那么弱小,却依旧妄图与自然、与命运抗争。

 

有时你会同那个盛汤的女人聊两句,内容无非是那些人是怎么死的,又是怀着什么样的执念。

 

可再多的执念又怎样,喝掉那碗汤,不也是什么都忘却了。

 

你站在河里,唯一的消遣就是用手指在河心的石头上划着什么,你都已记不得那几道歪歪扭扭的字符象征了什么了,但却似乎是无意识般地,只是那么划着。

 

直到某日,那时你已经站了有数十年,快要成为河里的另一块石头。

 

一个黑发的男子出现在桥头,接过那碗汤,用他那双漂亮的凤眼打量了一下,似是厌恶它的色泽与味道般撇了撇嘴,随后便也一饮而尽。

 

没有任何的执念么。

 

不知为何,你看到他时,总觉得他的目光似是不经意、抑或是特意地,在你身上有那么一瞬的停留。

 

你身边的小鬼见你似乎很感兴趣,告诉你,他的死因是,救下了一个冲向马路中心去救受伤小猫的女孩。

 

如是往常,也许你会嗤笑一声他的愚蠢,但那时,你脑中似乎浮现出了一个怯怯的女孩儿的身影。

 

她似乎在对你说什么“你们要幸福哦”,但你并不记得“你们”是指你和谁。

 

你觉得这似乎不像是他的死法,虽然你并不记得他是谁,但你可以嗅到他身上的血的味道,也许同你一样,战死才是他最好的结局吧。

 

但不知为何,你又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

 

他喝下了那碗汤,眼神却没有如同其他人般失掉原本的那份锐利,反倒像是加深了一般。

 

你看到他的唇动了动,似乎吐出了三个音节。

 

真是不可思议的人啊,居然没有遗忘么。

 

你的身体像是不受控制般的,冲上了桥,跟随他走到了桥对面。

 

自己是怎么了,不是最厌恶人间的吗……为什么?

 

自己也根本没有答案,但只是有那么一种直觉,告诉你,他会同你在石上留下的印记有关。

 

*

 

孟婆说,他在喝下汤后,吐出的三个音节是“mu ku ro”

 

而你呢,在石上不断写着“kyoya”几个字,在石上磨出了深深的痕迹。

 

==============FIN==================

评论
热度(4)

© 月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