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瑾

智障阿咲
是个傻逼
会的不多
比如爱你

【骸云6918】用你的眼看这世界

“呯——”

 

“蓝波你怎么会在学校里!还有那是天台啊怎么办一定会被学长咬杀的啊!!!”

 

*

 

云雀恭弥被一声巨响吵醒。

 

自己是刚才与六道骸对战后太累了所以睡着了吗……还有,胳膊好麻……

 

不对,为什么枕着自己胳膊的人有着自己的脸!还有自己身上的绿色校服……

 

抬起另一只手,云雀恭弥摸到了另一个让他不想接受的证据——

 

——扎手的凤梨头。

 

*

 

在沢田纲吉视线里,看到的是另一幅景象——

 

六道骸一副要宰了自己的表情咬牙切齿地看着自己,相反的,一向浅眠的学长居然还在睡着,脸上明显笑意挥之不去,那笑容……倒有点像——骸?

 

沢田纲吉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接着他就看到学长终于打了个哈欠起身。

 

“啊啊啊啊啊对不起学长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要咬杀我啊!”

 

慌忙后退连带抬手捂脸顺便祈祷自己不要被打得连妈妈都认不出来时,沢田纲吉隐约从指缝看到……骸一脸不爽地看着学长?

 

*

 

“Ciao~”某个身着黑色西装的婴儿不知从哪里跳出来,“看来强尼二的改装成功了呢。”

 

“哎——Reborn这是怎么回事!”

 

“嘛,就是彭格列新开发的交换弹,尝试在火箭筒上用了一下还不错。”

 

“kufufufu……我可没有闲功夫听你说这些哦,Arcobaleno。”用云雀恭弥的脸摆出六道骸式的笑容,看到这一幕的沢田纲吉打了个寒颤——尽管这是夏天。

 

“骸,别指望着靠你的特殊能力挤回去,弄不好你们都会死的。”西装婴儿从身边的墙洞里取出一杯咖啡,表情是与身形不符的严肃。

 

“那没办法了,恭弥……恭弥?”

 

眼前的身影逐渐变成薄雾,只来得及听见一句狠狠的“咬杀”便消失不见。

 

“实体化时限又到了么?”最强杀手换作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对了,这个效果大概会持续一天哦。”

 

*

 

……好冷。

 

这是从暂时的无知觉中恢复过来的云雀恭弥的第一感受。

 

连睁开眼这个动作都费了好大的力气,而随后眼前展开的,却也只有左半的画面。

 

——这就是他们所说的那个不见天日的水牢么?

 

还真是没有任何夸大呢,沉重的锁链将行动完全控制,甚至是呼吸都会牵动胸前的金属碰撞声。

 

几乎一切感觉都被剥夺了。

 

……好累。

 

正要闭上眼稍稍恢复些气力时,敏锐的神经抓住了旁边的一丝异动——几个身着奇怪服饰的人——似乎是他们口中的“复仇者”来着吧——正将一个面色发青的人从旁边一个装满液体的罐子中拖出来,很容易便能看出来,那人已经快要死了。

 

没错,在这个没有死刑的监狱里,无期徒刑便是最好的死刑。

 

但表世界不同,在水牢里完全只能靠自己坚持,简单的营养液与呼吸管使得身体在意志面前脆弱得如同稻草。

 

……六道骸,你可不能给我死在这种破地方啊。

 

*

 

“委员长,X校的人来商量两校联谊的事。”

 

“kufu……不是说过吗他、不,我讨厌群聚。”

 

“可是……您说过关系到学校的事必须要您亲自过手才行……”

 

就这么爱并中么……算了,就算是帮他点什么好了。

 

虽然自己和他一样,骨子里不是那种喜欢与人交际过多的人。

 

但自己终究还是有着黑手党的那份虚伪,而他呢,则在这方面真的像个单纯的孩子,干脆的拒绝群聚,欣然地把孤独当做一种享受。

 

“地点。”开口很自然地就是对方的果断干脆。

 

*

 

“……小孩子实在太累人了。”在与那个学校的代表谈话后,六道骸用云雀恭弥的身体做出对这个身体的主人来说太过罕见的扶额动作——谁知道那个该死的X校是家福利性质的小学!虽说代表是负责教师,但一同跟来的小孩子可算是磨光了他的耐力。

 

……不过好像,恭弥很喜欢小孩子?

 

或者说他就是小孩子嘛。

 

“大哥哥~”身后传来清脆的童音,是那个正被自己腹诽的孩子,“这次大哥哥和上次不一样哦,这次大哥哥笑得没有上次开心呢……是小明做错什么了吗?大哥哥不喜欢小明了吗?”

 

开心的笑么……原来你不仅会在战斗时露出笑脸啊。

 

孩子稚嫩的脸庞,总比枪林箭雨来得温暖。

 

这么想着,六道骸在孩童的眸里看到了,眼波中都荡漾着笑意的云雀恭弥。

 

*

 

云雀恭弥又一次醒来,却是因为梦境。

 

不知为何,进入到六道骸身体里的自己似乎只是寄宿般,不断受到六道骸的思维的干扰。

 

刚刚出现在自己梦境里的,正是那个七八岁的六道骸,右眼还是如海的湛蓝。

 

自己看着他被拖上手术台,被狠狠地取出右眼,移植那只罪恶之眼。

 

孩童的叫喊一点点变成了如同受伤小兽般的嘶鸣。

 

而自己用尽全身所有力量,却喊不出一句话。

 

——因为自己根本不属于那个时空啊。

 

再次奋力睁开眼,看到的却也不过是甚至连流动都没有的粘稠的、令人作呕的液体。

 

*

 

夜很深。

 

而那个看似熟睡的人,又一次的翻身交代了事实。

 

“这么敏锐啊……恭弥。”六道骸惊异于云雀恭弥极度敏锐的神经,随后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那个看起来活得光鲜的风纪委员长,也许很羡慕那些无忧无虑的人,可得一夕安寝。

 

简单而又残酷至极的愿望。

 

*

 

试图打一个哈欠的六道骸听到了窸窣的金属声。

 

他第一次为自己在水牢中感到狂喜。

 

——还好不是你,恭弥。这里实在太寂寞了。

 

*

 

云雀恭弥醒来,发现自己陷在柔软的床铺中,眼前是双目才能呈现的景象。

 

云豆在他头顶欢快地叫着“Hibari”,不知为何,似乎夹杂着“Mukuro”几个音节。

 

*

 

数月后。

 

云雀恭弥同以往一样,查看手中的文件。

 

一阵莲香飘过。

 

似是不经意地抬手,将拐子架上对方的咽喉。

 

“哇哦,还活着。”

 

“嗯,没了我,不敢想象那时的你。”

 

“我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

 

“我知道。”所以我想在你身旁,看你变得更强。

 

“还不快点从那个该死的地方出来,敢死在那种地方你就死定了。”

 

“……不都是死吗。”

 

☆Fin☆

评论
热度(9)

© 月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