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瑾

智障阿咲
是个傻逼
会的不多
比如爱你

【骸云6918】拾年

第壹年。

 

云雀恭弥依旧像以往一样,每天监察风纪,定时去收取保护费。

同那个地狱使者般的少年没有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一样。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人在自己心里烙下了什么样的印记。

每次咬杀那些不遵守风纪的草食动物都是轻松的,时间长了便觉得无趣了。

那时他就会想到那个人,六道骸。

那可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败北,就算不是对方是使了小把戏也还是败北。

这也是他第一次如此把一个人放在心上。

大概正因为如此,当自己听到那小婴儿说“如果忍一下的话可能会遇见骸哦”时,会收起拐子的倒刺,容忍那群草食动物破坏并中的行为。

 

不自觉地,那个人在心中的位置已高过了自己最爱的并中呢。

那个跳马迪诺的出现,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让他不那么无聊了。

 

可是他和六道骸不一样。

云雀恭弥与六道骸的打斗是你死我活的,是有那种“你一定要死在我手里”的觉悟的。

而迪诺呢,更像是负责任的教师,甚至不希望自己受一点伤。

而他是云雀恭弥,一只随性的鸟儿,一朵孤高的浮云。

所以他注定不会停留在那温柔的巢穴,而是飞向那迷雾深处的荆棘。

刺痛反而更合适。

流血反而更愉快。

 

第贰年。

 

云雀恭弥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开始每周去整顿黑耀中学的风纪。

而且重点是六道骸那家伙居然又借助那个名叫库洛姆的女孩实体化来与自己对战。

其实这本应合他心意的。

可是那家伙的一句“因为是借助库洛姆的力量所以手下留情哦”却让自己很是不爽。

他来找六道骸的目的是想好好地、畅快地打一架,而不是什么所谓绅士风度!

自己问他到底什么时候能够逃出那个鬼地方,好让自己痛痛快快地咬杀时,那人的眼神竟变为他从未见过的忧伤,说:“也许十几年,几十年,甚至到下个轮回呢。”

不知为何自己会有那么一丝奇怪的情绪。

明明那家伙那么值得去死,自己却会感到不舍呢?

嗯,因为那家伙值得去死。

而且必须只能死在我手里。

不许死在别人手里,更不许死在我看不到的地方。

 

云雀恭弥他并不知道,这正是那羁绊的网开始编织的第一根红线。

只有这个他自己亲手编织的网才能够缚住他这朵浮云。

还有那团迷雾。

 

第叁年。

 

不知不觉间云雀恭弥开始习惯于现在的生活。

每周六道骸都会来并盛找自己,挑衅,打斗,似乎是正常的相处方式。

只是与最初的相处有了那么一点不同。

原本在打斗过后,六道骸从来都会主动离开。当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体力的原因,也有一部分是因为这两个人根本不知道如何和平地相处吧。

可能时间确实才是最奇特的事物,库洛姆的成长使得六道骸实体化的时间可以越来越长,而且,不知为何,他们竟能够在打斗过后一同坐在天台上看夕阳。

大概是因为他们都感觉得到,对方是与自己最相似的人。

高傲得不知如何待人的他们,也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坐在了一起。

夕阳洒在六道骸的脸上,那红莲般的眸也似乎更红了。

“恭弥,”他开了口,“我可以叫你恭弥吗?”

而自己呢,不知为何竟点了点头。

现在想来,一定是那夕阳太美的缘故,使得自己的心也不觉间柔和了呢。

大概六道骸那家伙没那么惹人厌?

但他还是只能死在我手里,只能。

我等待着咬杀那真正的你的那一天,你最好也等着。

 

第肆年。

 

云雀恭弥开始不再执着于要杀掉六道骸的念头了,相比较就那样杀了他,倒不如留着他好让自己能在无聊的日子里有个消遣。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想法的存在,自己与那人的打斗……怎么说呢,可以说是越来越默契了呢。

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与六道骸有默契的。

 

不过相比较六道骸,有件更让他烦心的事情。

不知为何,今年并盛的樱花开了很久,在他这人生的十余年中从未有过的久。

虽说晕樱症早已不再发作,自己也不会再畏惧樱花,但自己依旧没来由地讨厌这原本并不怎么反感的花。

一片花瓣落下,在空中划出美丽的曲线——话说那家伙也很久没有来了呢。

不对,自己怎么会想到那家伙了呢。

花瓣落在云雀恭弥的手上。

想了想,最后没有像以往那样狠狠地揉碎它然后扔掉,反而轻轻松开手,看那花瓣随风飘走。

其实只要不去想,樱花还是很美的。

这么想着,自己对自己笑了笑,然后继续向前走,走向那樱花盛开的并盛。

六道骸,我不再那么讨厌樱花了。

不知为何,我希望能够咬杀真正的你的那一天,也是樱花纷飞的一天。

 

第伍年。

 

云雀恭弥发现其实留着六道骸还是个祸害。

那家伙每次来并中找自己时,都会引起那群学生的各种骚动。

就不明白那个该死的凤梨有什么好的!不就是年近二十岁长得还可以正好吸引了那些开始喜欢这种类型的中学女孩的注意嘛。

哦好吧,云雀恭弥忘了自己和六道骸同岁并且也有一张好脸蛋,而且更忘了自从自己开始和那家伙和平相处后产生的奇怪磁场。

所以说并盛的孩子们都是一群好孩子。

还有毕竟都已经这个年纪了,彭格列上头也不会让他们再过那种悠闲的日常生活了,早已在两年前他们就开始接各种任务,多是A级或S级。大概九代的确对这群孩子们很放心吧。

所以说综上所述,这天的六道骸只是换了件外套,衬衫上还带着几滴血渍,就来到了并盛。

这招还蛮有效,有不少学生闻到这血腥味都散去了,只剩几个胆子大或者口味奇怪的。

“哟,恭弥。”无视掉周围的学生,直接走向云雀恭弥。

闻到对方身上的血腥味,云雀恭弥不自在地皱了皱鼻子,并不是因为讨厌这味道,只是因为没有那个人、那个自己的猎物的血,都是一群草食动物,没意思。

“kufufufu,沢田纲吉决定继承彭格列,明天要去西西里参加继承仪式。”

“哦,你会去?”一挑眉。

“如果你去的话。”

“会有可以咬杀的猎物吗。”

“有啊,”六道骸理了理头上的叶子,“我。”

云雀恭弥直接无视了对方的话,视线越过那碍眼的叶子,扫向几个仍旧没有走的学生。

“蛮有魅力啊,你,”带着嘲讽的语气,“他们甚至胆敢向我要你的联系方式。”

“那你怎么回答的?”

“你的联系方式是,”一拐子削过眼前的叶子,“我。”

 

第陆年.

 

自从沢田纲吉继承了彭格列之后,各种各样的事情终于开始繁忙了起来。

云雀恭弥也终于决定告别心爱的并中,成立风纪财团,一方面控制着日本的经济,同时也扩大了彭格列的情报网。

可能正是因为彭格列大换血的缘故吧,复仇者的看管又开始严格了起来,又是很久没有看到六道骸了。

但因为刚刚成立了风纪财团,云雀恭弥也顾不上去挂念六道骸的事。

某次家族会议。

“我决定销毁彭格列指环。”沢田纲吉一身黑西装,冷静地说出这句话,颇有教父的味道。

“我无所谓。”第一个发表意见的是云雀恭弥,随后站起身来离去。

大概是因为总是控制不住想要威胁自己身边的女孩唤出六道骸的情绪吧。该死,自己怎么这么牵挂那家伙。

“那个……云雀先生。”身后传来那女孩的声音,“骸大人有话对你说。”

“哦?”颇有兴趣地回头。

“骸大人说……他会同你做一样的决定,不论你做什么决定。”说罢,库洛姆羞涩一笑,随即跑开。

『不论我做什么……吗。有意思啊你,六道骸。』

 

第柒年。

 

据情报说有人开始研究指环的秘密。

不过这与云雀恭弥无关,就算没有彭格列指环,他也依旧是最强的。

而且他也没有必要用这指环来证明身份——他从未真正声明过自己是彭格列十代云之守护者,更没有说过效忠彭格列的话——对他而言,没有效忠的必要,也更没有背叛的必要。因为自己很强,所以彭格列不是寄身之所,只是证明这一点的场所罢了。

其实彭格列对六道骸来说,说白了也只不过是与外界的联系,以及对库洛姆他们的庇护罢了。

那天,依旧是会议,自己本来是想让草壁代替自己参加的,可是那个主动找上门来的六道骸却一定要把自己拉去。

算了,去就去吧——正好结束后可以咬杀那家伙了。

会议上沢田纲吉说了很多事情,在最后的时候,他又说了这样一句话:“虽然彭格列指环已经没有了,但我还是希望彭格列不会变呢。”

这话说完,那个依然保持着几分孩子气的冲动的家伙就立刻起立鞠躬:“放心吧,十代目,我会永远忠于彭格列,忠于您的!”

而其余几人也纷纷表态。

只剩自己与六道骸了。

“啧,无聊。”起身准备离开。

“恭弥,你知道我会留在彭格列的理由吗?”坐在自己身旁的六道骸拉住了自己的衣袖。

“那个女孩。”看也不看对方地开口。

“不,不是全部哦,”六道骸用了极为认真的语气,“更重要的是,因为你在。”

听到这话,云雀恭弥明显地愣了一下。『混蛋,明明是因为你,我才会待在这儿吧。』

“恭弥,虽然很突然,但是,爱しています”牵过自己的手,冰凉的唇落在冰凉的指尖。

云雀恭弥没有抽回手,只是静立在那里眼中只有那个人。

 

第捌年。

 

上次六道骸那家伙的告白很突然,将彭格列其余几人都吓了一跳。

但云雀恭弥似乎没有那么觉得,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这感情的种子是何时萌发的。

总之就是自己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他。而六道骸呢,仿佛懂得自己的想法似的,牵起自己的手。

然后,温柔的吻落下来。

随后他们就那么的在一起了,不需任何理由与解释。

还有其实他们真的没有像某些热爱八卦的部下们所说的那样,每天因为上下位的原因打架,他们的打架从来都不用理由。

那日六道骸在随自己回到风纪财团的基地后,两人很自然地就开始拥抱,亲吻,然后,六道骸一点点地把自己压倒在榻榻米上。而自己呢,顺着对方的动作,虽说确实是第一次,却默契得好像很多次。

自己也从来没有像那些人所传说的一样,总是想着反攻。自己很强,所以没必要去那么做,而且自己其实也懒得那么做。

 

与此同时,杰索家族吞并吉留涅罗家族,组建密鲁菲奥雷家族,妄图统治七的三次方,开始进行彩虹之子以及彭格列的猎杀行动。

由于指环秘密的揭开、匣子的研制,没有了指环的他们确实吃了一些亏。

 

彩虹之子被杀害,白兰获得彩虹奶嘴,并且控制了彩虹之子的大空兼吉留涅罗家族的首领,尤尼。

战火的味道开始弥漫。

 

第玖年。

彭格列猎杀行动越来越猖獗,彭格列以及风纪财团的基地转移到并盛地下。

敌方的指挥入江正一私下联系了沢田纲吉,向他以及自己讲述了十年前火箭筒计划,沢田纲吉想了想欣然同意,而自己呢,只要是有猎物,自然可以同意。

 

六道骸寄居在一名密鲁菲奥雷干部身上,冒着被白兰发现的危险开始向自己传输情报,是传给自己的风纪财团,而不是彭格列。

也许那家伙就是想用这种方法与自己联系吧。

望着眼前屏幕上的一串字母,将它破译,却发现竟然是一句“恭弥我想你了”,云雀恭弥脸上浮现了这一年来未曾有过的笑容。

接下来的一句更是出乎他的意料——“我的徒弟在瓦利亚做雾守,我们已经有了逃狱计划,大概会在密鲁菲奥雷大举进攻时进行,希望那时能尽快看到你。”

是吗,我等着。

已经九年了,再多几年又何妨。

这样想着,云雀恭弥在键盘上敲下一串字符。

破译出的密语是:“我也想你,等着你。”

看着自己写下的字符,云雀恭弥自嘲地笑了,『该死,我怎么也这么草食了。』

随即删除那些字符,换成了“知道了。”

 

密鲁菲奥雷基地,一个看上去普通的干部,坐在电脑前,突然双目变为一红会一蓝,同时发出了一阵低笑:“恭弥,我明白你的意思哦,我不会让你等太久……”

 

第拾年。

 

不知为何云雀恭弥竟开始等得着急。

这是从何时开始的呢?是从那个戴着奇怪帽子自称是那人的徒弟的少年来找自己讲明逃狱计划时呢?还是从入江正一以及沢田纲吉还有自己计划十年前火箭筒时呢?还是那家伙舍命潜入了密鲁菲奥雷将情报独独只传给自己时呢?

而随着计划的日期的临近,他心里还生出了一种奇怪的念头——

『当他逃出的时候,看到的我不是我啊。』

是啊,会是那个十年前的平行世界里的自己。

那个自己对六道骸的感情只是单纯的恨意以及那么一点点的强者之间的惺惺相惜啊。

可现在呢?岁月将恨意熔化重塑成了爱意。

没有经历这十年的那个自己又怎么会懂。

不过那时的自己才可以真正称得上是云雀恭弥,不受任何牵挂的云。

可现在的自己却主动套上了那羁绊。

可他现在仍旧是彭格列最强的守护者,尽管他自己知道那羁绊可能是最大的弱点。

但那也同样是他的强大之处。

若没有那份执念,自己也许并不会在彭格列待太久吧?

『都是因为你,六道骸。』

 

计划的日子一天天到来。十代首领被刺杀,十年前的沢田纲吉被换过来,随后是岚守雨守。

在并盛神庙的基地入口,自己为那从十年前就一直拌嘴的两人挡下了γ的攻击。

『果然用匣子的战斗就是不够呢。』将紫色的火焰附上拐子,开始攻击。

对方被轻松咬杀,计划继续正常进行。

云雀恭弥甩了甩手上的拐子。

『果然还是不够。』战斗的热血再次燃起,却没有那最好的承受者。

 

而当那个十年前的库洛姆一身是伤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自己竟然有那么一瞬的慌神。

那是这几年来都未曾有过的情绪。

所以当她的内脏即将消失时,自己会将那个草食的沢田纲吉推开,去教给她如何使用自己的觉悟的力量。

他承认自己是有私心的,毕竟她可是他与这世界的联系之一。

所以当她的身体机能正常后,自己会悄悄离去。

『其实,我也是自私的人呢。』当云雀恭弥向前来询问的草壁回答出那句“不去了,毕竟骸已经不在那里了不是么”时,他在心底自嘲地笑了。

 

正式攻入密鲁菲奥雷。

轻松破解幻骑士的幻术,在对方惊讶的眼神里同时点燃三枚指环使出里球针态。

果然冷兵器的战斗才最适合自己。

感到火焰外壳逐渐崩塌,云雀恭弥喃喃地说出一句:“真羡慕你。”

真羡慕你,十年前的我。

羡慕你能参与往后那真正称得上畅快的战斗。

羡慕你……能够第一时间见到他。

沉睡前看到的最后一景,是那个粗眉毛不解的表情,真不是一般的惹人厌烦呢。

 

沉睡的日子过得很慢,仿佛比这十年还要慢。

等到他再次站在并盛的土地上时,一切时间已恢复原状,沢田纲吉站在前方欣慰地笑着,还有那群依旧少年心未逝的家伙们说着“太好了”,瓦利亚的一众依旧吵闹,入江正一脸上有那么一点点忧伤,怕是想起了那些与白兰相处的和平的日子吧。

——那你呢,在哪里呢?

这时,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我回来了,从轮回的尽头。”

云雀恭弥回转过身去。

眼前是美丽的樱花。

以及那个人。

========Fin========

评论
热度(10)

© 月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