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瑾

智障阿咲
是个傻逼
会的不多
比如爱你

【fgo】我在埃及当神明①(沙雕注意)

*灵感来源于今年拉二生日正好碰上某个“埃及神明吉尔伽美什”事件笑到内出血(bushi),于是脑内萌生了这么一个特别沙雕的东西,直到现在才终于肯码出来了一小部分(瘫),全员均沙雕(x),ooc肯定有,慎戳!

☆☆☆☆☆☆☆☆☆☆

吉尔伽美什在认清了自己的处境后爆发出了大笑声。

前几天不知为何立香一看见他就会忍不住想要发笑,在自己施以威压的追问下,她才肯说出事实——外界有那么一群对历史文化知之甚少的杂种们误将他认作是古代埃及的神明——虽说世上万物皆为王所有就是了,但看到立香那张憋笑的蠢脸还是有那么一点不爽的。

而且还是埃及,那个同样高傲的,太阳的家伙——奥兹曼迪亚斯曾所在的埃及。自己跟那家伙倒也不是合不来,不过那家伙总是喜欢把新来的家伙认成法老这点还是很……回想起了那家伙突然揽住初来迦勒底的迦尔纳并大笑到“你也是法老”时,迦尔纳还有他的兄弟阿周那的表情——哈哈,实在有趣!

法老!埃及!

花了几秒辨认出自己目前身在何处的英雄王不着痕迹地轻皱了皱眉。

幼年的自己再次弄来了奇异的药水,被那几个小姑娘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地倒进了自己的酒里——当然这是饮罢便觉不对劲的自己从那些小姑娘们口中问出来的。当然身为王怎么可能过度怪罪小孩子们,想着次日一定要抓来年幼的自己好好看看那是什么有意思的药水,吉尔伽美什便回了房。

然后发生了什么?就是现在这副光景了。

似乎无法灵体化,看来并不是因为迦勒底的什么意外事故导致的突然灵子转移。梦?身为从者怎么可能会做梦。看来是那药水带来的类似致幻的效果吧,能让身为顶级从者的自己中招,年幼的自己还不赖啊。

总而言之,吉尔伽美什现在不知为因何缘故地,来到了埃及的国土上,尚不知具体是何年代,但看样子还是在不知哪位法老的权力下吧。

说起来自己所在的地方没什么人啊,走了一阵子并未见到什么人影,而所见的无一不表现出了敬畏之感——面对王者的威压,庶民们表现如此也是再正常不过。

刚刚自己是在什么建筑物里来着?吉尔伽美什转身,看向那建筑——似乎是一处神殿,修葺得也称得上华丽了,不知里面供奉的是什么样的神明啊——别像是某个废物女神一样就是了。

吉尔伽美什重新走回神殿,随后便看到了——

神殿中央的硕大的石像,不是别的什么,正是他自己,同现在的自己一样,身着乌鲁克样式睡袍的自己。

“哈哈哈哈!有趣!太有趣了!”吉尔伽美什立刻便笑了出来,立香那家伙所说的那个笑话居然成真了,虽然没有自己招牌的英雄王笑话有趣,但是作为笑话来说已经合格到足以让自己大笑了!


—TBC—

评论(5)
热度(25)

© 月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