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瑾

智障阿咲
是个傻逼
会的不多
比如爱你

【土方组】兼さん不在本丸的这段日子(2)

前篇指路→
http://blackcat-smile.lofter.com/post/1d41c3f3_115a79d9

*兼さん修行期间在自家本丸发生的故事,私设很多,是糖,可能会傻白甜。


*这段里其实都是冲田组的戏份(。)

*一些闲聊:

昨天和今天两天思考了很多关于极打的事。

我的话,厨新选组刀剑的原因之一是本身因对新选组的了解因而一直很有好感,而更重要的一点便是,他们是活跃在幕末的刀剑,在那个属于刀剑的最后的年代,见证了枪炮逐渐取代刀剑的过程,也正因此而没有怎么经历过易主,彼此便是对方最大的依靠。

我爱他们之间的这种浓重而又深厚的感情,超越了友情、亲情、爱情的,无法取代的感情。

而正因为他们是这些“最后的刀剑”,所以让他们前往自己的因缘之地,再次见证这属于刀剑的最后的年代,一定十分痛苦吧。

我真的很想拒绝让他们踏上这段路,但当我看到那一如往常的笑脸,以及听到那句“我有个请求”时,我根本无法对其说出“不行”啊。

我想,我是个狠不下心的人,但某种意义上,又真是一个狠心的人呢。

——但是,他们属于那被称为“壬生狼”的新选组啊,他们选择修行是因为渴望变强——那属于狼的本性啊,而他们以何等形态归来,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啊。

所以我再怎么难过也没有用呢,我能做的,大概就是笑着送他们出门,再笑着迎接他们回来呢。

好了,进入正题吧。


☆☆☆☆☆☆


“呐呐,安定,清光,给我说说你们那时候的事吧,特别是他们俩的事,”审神者突然开口,“我挺想知道,从那时起,堀川就已经这么喜欢照顾和泉守了吗。”

“我们都是跟在冲田君身边的刀剑啦,对土方先生那边的事情不是非常了解啦,不过我们能看到他俩的时候,的确是堀川照顾和泉守没错——说起来,和泉守其实是这个本丸年龄最小的刀剑呢。”

“说起来,我们那个时代,是最后的刀的时代了啊……尽管陆奥守那家伙和我们长曾弥大哥一直不对盘,但是枪的确很有用就是了。”


——是啊,土方先生就是因为枪……这么想着的审神者,不自觉地皱起了眉。


而向来格外受她宠爱的两人也是察觉到了这点——


“别说这些啦,不是要说他们俩的事儿嘛——你还记得那次和泉守偷吃东西的事儿么,”


“哈哈,当然记得——虽说那时候作为付丧神的我们身边没有像主人一样有强大的灵力的人,但是偶尔显形一下还是没有问题的。”


“土方先生很喜欢吃腌萝卜(注①),和泉守他好奇那个味道究竟如何,就趁着一次显形后,跑去放着菜缸的房间里I偷吃。”


“我们俩还有堀川当然也在啦,不过就是没有显形罢了。”


“没法再看到他吃了一口之后的那副表情真是可惜啊,哈哈,在那里咽也不是吐也不是的,太好笑了……不过我也不喜欢腌萝卜的味道就是了。”


“我记得有次畑当番时,他还很庆幸地感慨,还好主人也不喜欢萝卜所以萝卜地只有很小一片,做不了腌萝卜呢。”


“最好笑的还在后头呢,这时候听到动静的土方先生进来了,和泉守他赶紧解除了显形,不过他忘了一点——”


“——那块还在他嘴里的腌萝卜,因为还没吃下去,所以普通人还是能够看到它的。还是浮在空中的那种。”


“还好土方先生只是以为进了老鼠,没细看就走了,要不然啊,那被称作‘魔鬼副长’的他,也要震惊于自己真的撞见了‘鬼’吧。”


“从那之后,堀川就更操心和泉守的事儿了。估计也是怕真的哪天真的吓到土方先生吧。”


“好啦好啦,天色不早啦,主人也该去睡了吧,正好回去可以睡堀川新洗过的棉被,这么想想还挺好的。”


—TBC—



①:因为找不到史实上土方先生喜欢吃什么,所以用了fgo的腌萝卜这个设定!



p.s.这篇写得非常乱,因为现在心情真的非常乱,其实是还没彻底缓过来,胸口就是有一口上不来下不去的气堵着,非常难过,但是又哭不出来。

评论
热度(9)

© 月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