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瑾

智障阿咲
是个傻逼
会的不多
比如爱你

【安雷】小王子

*原作背景,赛后无伤亡,已恋爱同居设定

*跟某童话没啥关系,只是一个老掉牙的梗,一个没啥逻辑的短篇故事,一定要说的话就是单纯想苏一个深情的骑士安罢了(。

*文笔辣鸡,ooc有,欢迎吐槽与捉虫(想收到评论啊呜呜呜!

☆☆☆☆☆☆☆

《小王子》

一个一如既往的早晨,安迷修也是惯例地早早起床——虽然大赛结束了,他也仍旧坚持着他往日里修行的习惯,似乎一切毫无变数的样子。

当然啊,变数是肯定有的,比如这个最大的变数——四仰八叉地睡在他身边的雷狮,他的恋人。

虽说在大赛里一直看不惯雷狮的处事风格,但抛开各自的立场不谈,他们俩其实还是蛮欣赏对方的——不论是能够一路打拼到高名次的强大,还是各自骨子里相近却又不同的骄傲。

至于他们两人又是如何成为恋人的——大概是某次激烈的、不分高下的打斗途中,都挂了不少彩的两人意外地被一群似乎预谋已久的人围攻——雷狮招惹了不少人这不用多说,看不惯安迷修的也当然不止雷狮一个,这群人不知从哪儿得来他们俩在打架的情报,因而特意赶来意图坐收渔翁之利。

“哈……来了这么多杂鱼吗……喂,找你寻仇的人来了,怕不。”

“在下曾遵守骑士道宽恕了他们……但不思悔改的话,对他们进行制裁也是在下的职责所在,”安迷修依旧平稳地端着双剑,“而且说到寻仇,更多的是针对你吧,恶党。”

到底那些前来寻仇的人在毋庸置疑的实力面前还是略显弱小,更何况他们要面对的是难得并肩了的雷狮与安迷修——尽管两人脸上都带着几丝厌恶,但配合却是精妙无比——犀利的电光方一落下,便有一道凛冽的剑气跟上——两人的武器伴着血花飞舞,不过多久,“杂鱼”就都成了“死鱼”。

“看来还是不太行啊”雷狮望向气喘吁吁的安迷修,开口依旧是嘲讽的语气。

“……那些人看不出来……在下可看得一清二楚,恶党你的手都在抖了吧。”

“嘁,”雷狮撇了撇嘴,“今天到此为止吧——虽然不想饶过你就是了。”

安迷修显然不想与他再说什么,只是默默走到一旁未受打斗影响的地方坐下,似乎打算歇息一下。

而雷狮同样地——走到了安迷修身侧,坐下,大大咧咧地扯开安迷修胳膊上的绷带,执起一端开始擦起了脸上的血迹——不过大部分都是别人的。

“喂,恶党,你在做什么。”

“看不出来吗?”依旧是那副恶劣的语气,“没想到你这个傻逼骑士真挺有两下子嘛,怎么样,要不要加入我们海盗团?”

“在下拒绝,在下决不会与恶党同流合污的。”

“那刚才算什么?”

安迷修的脸上瞬间划过一丝尴尬但随即便消逝不见:“偶尔的立场一致不同于同流合污。”

“哈……你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啊……”雷狮用力扯了一下手里的绷带,安迷修毫无防备,俩人的距离一下拉近。

而雷狮并没有做什么,只是用那绷带覆上了流着血的嘴角,擦拭掉血迹——同时在绷带上留下一个殷红的唇印。

随即雷狮便站起了身离开,还难得的挥了挥手。

“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啊……”安迷修将绷带重新缠回去,在看到那个唇印时愣了一愣,“要是位美丽的小姐就好了……你在想什么?那可是那个恶党啊!”

在这之后,这两人也是见过几次面,打过几架——但是依旧没有哪次真正地决出胜负——常来打扰的杂鱼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随着大赛的进行,再迟钝的人也能感到什么吧——鬼知道这个大赛会发生什么变故,保存力量比什么都重要。

安迷修开始在手臂上缠上明显要厚一层的绷带。

两人甚至开始在打斗过后坐在一起议论很多事,比如那个来自登格鲁星的少年。

雷狮问过安迷修:“你不是不与恶党同流合污么?”

安迷修只是答:“在下只是目前与你立场一致罢了,至于你的处事方式,在下是决不会赞同的。”

“说得好像你手上没有人命一样——”雷狮笑的张狂,“自己一个人爬到这里,数目应该比老子亲手处理掉的蝼蚁差不哪里去吧。不过是‘暂且饶你一回’的宽容,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那是在下的骑士道。”

“是吗,那么——你的骑士道告诉你,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做呢——?”雷狮顺势扯过安迷修的领带,让两人的双唇相触。

“不巧,在下也正有此意。”

随后发生的那些故事虽然俗套但到底不糟糕——简言来说,那个潜力满满的登格鲁星的少年果然颠覆了这届大赛甚至创世神,让这届大赛格外与众不同。

听到雷狮翻身的声音,安迷修一下从回忆中清醒过来,他轻轻起身,没有吵醒还在睡的恋人——明明更累的是自己吧,记得他们第一次做屮爱时,雷狮以“感觉会好累啊我懒所以你来吧”为由轻巧地做了决定。

而习惯早起的安迷修自然承担了每日买早饭的活儿,他推开门,却发现眼前是不同往日的光景,身后的门也不知何时消失了——

他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是一处十分茂密的森林的边缘,挨着极为华丽的花园,而花园里正有几个身着女仆装的人喊着什么,似乎在找人的样子。

安迷修开始向某个方向走去,虽然不知为何。

随即他便找到了答案——在一棵枝干极为粗大的大树的树洞前,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那里,而那小小身影后,还有遮挡得不够严实的另一个看起来更小的身影。

那是雷狮与卡米尔吧,虽然还看不清相貌,但是直觉这样告诉安迷修。

他走近几步,传来的声音证实了他的想法:“什么人?”声音虽然有些稚嫩,但是显然是那个雷狮不错。

“在下是您的骑士。”这话确实不假。

“嘁……老头子又搞这套,我不需要骑士,你可以走了,如果胆敢把你看到的说出去……”

“在下当然不会的,在下是您的骑士,而不是这个国家的。”虽然关于过去,恋人并未怎么提起过,但是看到这个情况安迷修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还有,这个树洞这样布置会比较好。”到底是孤身一人闯到前几名的选手,这种居所他也不是没有居住过,很快,这个树洞被布置得更为舒适了。

“还有两下子嘛……破例让你跟着我吧,既然你说是我的骑士而不是这个国家的的话。”雷狮随手将身上厚重的披风脱下放在地上,坐了上去并招呼着卡米尔,卡米尔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小心地坐下。

“跟着我的话,可要小心我随时都会跑走喔?”

“这点在下还是知道的。”何止会跑走啊,你简直就是一颗流星,恨不得从宇宙的一端自在地游走到另一端。

“我对皇位没兴趣,你可当不上什么骑士长,可能连薪水都没有。”

“在下只想当一名尽到骑士道的骑士,职位这种东西并不需要。”

“最重要的是,我很强,我不需要什么骑士,没有保护我的必要。”抬手便召下来一道细小的电光,正好打中枝头的鸟雀,掉落在华丽的披风上,撒开些许灰烬。

“我知道,我不会保护你,因为我知道你很强,而骑士要做的是保护弱者。”

“但我的骑士道不止一条,我会做你的骑士,并非为了保护你,而是与你并肩。”

“我会永远对你忠诚,伴你身边,去往天涯海角,直到生命的尽头。”

“嘁……真恶心……”雷狮撇了撇嘴,不过已经很是了解他的安迷修分明在他的脸上看到了满意。

“好了,你的考核就算通过了,回去跟老头子报告吧——快走!”估计要跟卡米尔商讨以后的极化吧——比如被发现了的话该怎么逃脱,卡米尔的下一个居所在哪儿,以及——何时离开这个束缚着他们的星球。

“嗯,”知道自己到底还是来得不巧——更何况自己并不属于这段时间——安迷修转身向着远离森林的方向走去,“没有人能锁住星星的,而在下……会与星星并肩的。”

随后扑面而来的一团雾与模糊后又清晰了的视线告诉安迷修——他依旧是站在自家门口,而雷狮已经醒了,正揉着眼睛:“你是不是傻了啊在门口站了有五分钟了。”

“还有,我做了个梦,我似乎想起来了你之前问我头巾图案选星星的原因了。”

“一个挺恶心的家伙……记不清什么样子了,给我说了什么星星、并肩的话,单就恶心这一点挺像你的。”

“那不是梦。”

“嗯?”

“我会永远对你忠诚,伴你身边,去往天涯海角,直到生命的尽头。”

安迷修盯着雷狮的眼睛,那双暗藏着星星的紫色眼睛。

“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Fin—


☆☆☆☆☆☆☆

*关于建立恋爱关系那段:想表达两人是在逐渐的相处中,产生了强者间的互相欣赏、惺惺相惜,而那段对话看起来是在说杀人的事,实际上是在说“很欣赏你呢”的意思,写的乱七八糟,解释得也乱七八糟的orz…

*关于小雷狮:这段剧情也写得挺敷衍的,其实想的剧情比这个要长不少但是不想写了反正没人看不会被打【喂你

*好久前就想好了大纲至今才赶着第二季前码出来!庆祝第二季开播!我爱七创爸爸!


评论
热度(31)

© 月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