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瑾

智障阿咲
是个傻逼
会的不多
比如爱你

【双黑】回头却不是从前

标题看起来很be的he文


我不管我不管这个谣传的山东卷作文题目比真正的那个深夜书店好写一万倍我就当它是题目!!【钻头柴犬.gif

这个题目真的适合好多cp啊……写手挑战盲狙的是6918山东卷不过突然就很想写一篇双黑…_(:з」∠)_6918攒到6.9当嗨嗨生贺w

辣鸡文笔,不知意义的短篇,求轻拍

希望不会撞梗吧【趴

《回头却不是从前》

武装侦探社里正在举行庆祝打败“组织”的宴会。

其实说到底聚会与他们平日里的相处又相差到哪里去了呢——一如既往的吵闹与欢快。一定要说多出来的,那就是堆成山的甜食和饮料了吧。

太宰治一边哼着钟爱的殉情的曲调,一边打开了一瓶葡萄汁——至于为什么是葡萄汁,那恐怕就是去采购的国木田的主意了吧。用他的话说,一旦发生醉酒事件是会极大的影响他的计划的,相比重排计划,当然是不让大家醉倒更合算。

“以为每个人都是那个漆黑的小矮人吗喝几口就醉……”太宰治这么抱怨着,手上的动作却不曾停下,葡萄汁流入桌上的杯子里,随后满溢出来,在桌面上开成一片海并一滴滴地流到他的身上。

“喂滚蛋太宰你在干什么?!”一旁传来的怒吼声自然是自己现在的搭档,搭档,搭档……

太宰治盯着眼前的葡萄汁,突然勾起了一个微笑——自己曾经的搭档,这时候肯定是开了一瓶好酒在细细品尝吧。虽说中原中也酒量不好,但对红酒的品位却不是盖的。这么想着,口中似乎也充满了那香醇而又略带苦涩的味道——若不是对自己足够了解,恐怕现在自己会觉得自己是获得了与人共通感官的异能吧?不过这种想法估计也就只有敦君会信以为真吧。

“葡萄汁也是会让人醉的喔,快记下来。”随口一句便应付了现任搭档,却迟迟没有说出往常的“骗你的”,太宰治再次盯着那深紫色的液体出了神——

口中若有若无的味道,上次尝到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是那次打开了中也的酒柜一次性开了好几瓶酒每瓶只喝一口然后成功激怒他的那次?还是他们交换最后一个吻的时候——太宰治是个记性很好的人,但他在这一瞬却忘记了这发生在什么时候。

他继续想着中原中也。

他想起了他们第一次一起出任务,中原中也以“人间失格”会对他造成影响为由而选择了分头行动,而敌人们选择了围攻太宰治——太宰治还对这些敌人有那么一点好的印象的,至少他们还能明白他们两人的核心是谁——虽然他清楚敌人们估计只是选择了两个小毛孩中个头高点的那个,不过无论哪个理由都能让自己的搭档吃瘪就够了。对异能的掌控还不够熟练的中也在看到自己身陷险境时使用了“污浊”,在一切结束后对其使用了“人间失格”的太宰治犹豫了一瞬便接住了倒下的中原中也——他却还清晰地记得自己那时的感受,小小的中也倒在他怀里,轻得好像是扑向火焰的飞蛾。他听到这话的话一定又会叫嚷着要打自己一顿吧。

他又想起了他们第一次做^爱,给意外受了伤却又不愿接受森鸥外的治疗的中也缠上一层层的绷带,最后打上一个蝴蝶结,在搭档发火的前一秒用吻堵住了他的嘴——随后发生了什么也不必多说,中也起初还在叫骂着,从“青鲭”到“混蛋”再到“去死吧”,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该教教这只蛞蝓更多的词汇了,不过想想他那小的可怜的脑袋也装不下吧——随后便逐渐变成了不成调子的呻^吟。太宰治从未想过自己会在中原中也的脸上看到过那样的表情,一时竟找不到合适的词句来形容,只恨不得把所有美好的辞藻全部堆砌在他身上,但到了嘴边却什么都不剩——只记得那时的吻就已经是香醇的红酒味道。那次性^爱的结果之一便是中原中也身上刚刚结了痂的伤口再次破开,鲜血涌出来,染在两人身上的绷带上,像极了要去殉情的模样。当然,这之后他们俩被红叶大姐狠狠地骂了一顿。不过后来,他们两人竟也一直保持这样的关系,直到——

——直到自己叛逃的那天。

他很清楚自己的叛逃给中也带来了什么样的后果,他甚至可以清晰地想象出中也被关在审讯室的模样,毕竟估计至今港口黑手党的审讯室里还贴着太宰治写出来的那些条例吧。若不是有森鸥外和红叶大姐在,恐怕中也不会是现在这幅模样吧——虽说讨厌那个小矮子到了极点,但果然还是现在这样意气风发的样子更好看那么一点。

太宰治端起面前的葡萄汁,一饮而尽——甜得过分了,简直就像自己刚刚的回想一样,早就不复存在了。

他又想起那夜,“双黑”仅此一次的复活之夜,使用了“污浊”的中也依旧是那副蠢样子,而自己也以这为由并未立刻去触碰中原中也——想看看他又变强到了什么地步这种话自然是不会说的。最后依旧精疲力尽地倒下的中原中也倒也不像飞蛾了,说成飞鸟倒挺贴切的,变得强大了不少,可是终究还是小小的,身体依旧轻盈。“送回据点”这种话自打“双黑”成立以来便几乎从未兑现过——除非需要立刻撤离现场,哪次太宰治不是把中原中也就地一扔便完事,更何况现在他们两人处在敌对的阵营,虽说森鸥外对自己说什么“随时欢迎”,但一旦会去肯定首先来欢迎自己的是子弹就是了。

不过自己要是真去的话,中也绝对会用异能让子弹都停下吧?

太宰治放下手里的杯子,随手拉开身边的窗户,然后纵身一跃——

“啊啊啊国木田先生!!!太宰先生他跳下去了怎么办啊啊啊!!!”不出意外的听到了中岛敦的声音,以及更不出意外的,有人在空中拉住了自己飘扬起的衣角——

“滚蛋青鲭,你知道在空中抓住你的衣服但是不碰到你有多辛苦吗!”

“原来笨蛋蛞蝓每次还要考虑这种事啊真是辛苦辛苦呢~”过去都过去了,不过这家伙到底还是老样子呢。

平稳落地后的太宰治把中原中也拷进怀里,随后交换了一个吻——果然是红酒味儿的。

反正过去都无法回头了,倒不如把以后的目标定为和这个小矮子殉情好了。

==Fin==

宰“中也你再拉着我飞起来然后让我摸你一下咱们殉情吧!”
中“滚”【妈的太宰.jpg

不知所云的一篇就这么撸出来了…最后迷幻的结局大概是因为最近心情不错不想写be吧_(:з」∠)_虽然这个题目太适合be了…(碎碎念)大概是想表达什么我也不知道了,总之这么一个辣鸡玩意儿要是有人看就太好了…顺便欢迎捉虫么么哒w

评论
热度(25)

© 月瑾 | Powered by LOFTER